本文引用自 yam天空民生報/陳秀生

大概去年的夏天吧,就先看過【一席之地】的劇本,小樓的劇本我個人特別偏愛,尤其是之前的【流浪。神。狗。 人】,但當文字轉換成影像時,經常會有很大的變化的。因此我是帶著相當忐忑的心情去看【一席之地】的試片,若不是絕色的喇叭爛到無與倫比的境界,看完後不 禁想為他鼓鼓掌,可以為他預見的未來喝采,而且我會在上片後找家好戲院,再去看一次。

雖然【一席之地】的海報讓人感覺好像是很沉重很不商業的地下樂團或是演唱會的海報,但其實這部電影並不控訴、吶喊或悲情,而是有點淚,有很多會心一笑,很 貼近生活,深入淺出的敘事非常有感觸回韻,像茶色清黑潤紅的好普洱,入喉回甘久久不散,讓人想起一些事一些人,曾經烙在心底的某個角落,總在生命的某些時 刻或狀態揪著你不放。

 

它讓我第一個閃過腦際的是,那個不惜唱到生命最後一分一秒,才為台灣搖滾樂掙得一席之地的歌手薛岳。然後慢慢隨著劇情感覺有些傷有些痛的卻是那個用生命為台 灣搖滾後輩掙得減少十年奮鬥的張雨生。記得去年我曾因為某報的頭條標題,發表過一篇文其中有一段用來詮釋【一席之地】也很貼切:我不知道是誰毀了童孔?是 誰殺了雨生?我只知道在競爭激烈短兵相接的娛樂戰場裡,經常是不見血流的屍橫遍野,你得很清楚,辛苦耕耘不一定就會成功,堅持自我的代價也許換來的竟是犧 牲。我想不僅僅在娛樂戰場裡,也許是在這個都市叢林裡奮力生存的每個人都是一樣。 就像【一席之地】的劇本所寫:有人掙一口飯吃,有人掙一點錢花,有人掙一個落腳的小窩,有人掙一瞥仰慕的眼神,有人掙一個令人崇敬的社會地位。慾望無止無 盡,或者就說大家都在爭那一席之地吧!但爭到這一席之地到底要付出多少的代價呢?在這個喧囂的都市叢林裡,不論是在世的人,還是死後的鬼,彷彿都耗盡了所 有生命的氣力,嘶喊著:還我一席之地!

創作者介紹

一席之地 2009.10.9上映

aplac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