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6-0003.jpg 

 

     即使一個陌生人,當你專注聆聽,你或許也能從他話中讀出背後豐沛的生命能量。而當他沉默,你或許還會發現這人內在裡最不為人知的矛盾靈魂。

      人,各自有其獨特的美感。而不同的人,則組合成萬花筒般爭奇鬥妍的繽紛色彩。在「一席之地」中有許多角色,乍看下並沒有什麼共通性,但對我和共同編劇陳芯宜來說,觀看這些來自不同階級與生活背景的眾多角色,卻像攤開了一卷水墨畫的畫軸,緩緩捲動出一個世代眾聲喧嘩的社會切面。

      從與陳芯宜合作編劇的「流浪神狗人」到這部「一席之地」,多線的故事與眾多的角色未必是一開始的設定,經常是當我們專注於一個角色時,才偶然發現他的過去,愛上了這個獨特的個體,同時也讓我們更想了解這角色如何變成現在這副德行。總覺得沒有一個人該被當作功能性的存在,於是,一個原本可能只是配角的人,竟也在設想他的遭遇,他的喜怒,與他的夢想之間,漸漸生出了頭腳,甚至反客為主,在劇中爭逐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

      當一個個角色在筆間醞釀成形,接下來就是要尋找能賦予這些角色生命的演員。在「一席之地」開拍前所寫關於角色的描述中,我對林師傅的形容是一個有點小孩子脾氣的固執糟老頭,而對於阿月嬸的形容則是像猴子一樣總是橫衝直撞的射手座婦人。這樣的形容,跟很多影迷對高捷和陸弈靜的既定印象很不一樣,但在過去與他們合作的過程中,就隱約感覺到他倆私底下的另一面潛質,所以幾乎是在劇本創作的過程中,我就已經以他倆的形象,模擬出劇中林師傅與阿月嬸二角,可說這兩個角色在我心中早就非他們莫屬。

      林師傅和阿月嬸的兒子小剛則是個有點傻氣的宅男,卻負起承接兩組人物的靈魂角色。我會期待觀眾在看這部電影時,能夠先莫名地愛上這個如天使般的角色,卻在劇情推演之下,才發現在社會化的過程中,藏隱在這角色內心惡魔的另一面。在第一次見到唐振剛之前,我從未看過他其他演出,但在試戲時我就特別注意到他那澄淨的雙眼,彷彿有種天使的魅力,這不就是我要找的演員嗎?後來看到他在「艾草」的演出,這才發覺他不只可以是一個單純如天使般的傻瓜,同時也可以用他慧黠的眼神勾引飾演同志的莫子儀,百變的戲路、造型與角色性格,讓許多後來看過這兩部片的人,都認不出兩個角色竟是同一人飾演的。

      至於劇中另一組搖滾樂手的角色,卻可能是選角時最讓製片組傷腦筋的。在籌備過程中,大家看過了無數的歌手與演員,要同時具備樂器、演唱和戲劇經驗,而且又符合片中角色設定,還能相互搭配得起來的演員組合實在很不好找。到了籌備後期,幾乎劇組裡所有人都最看好莫子儀和路嘉欣的搭配,也就是後來參與演出的這一對組合,但我卻仍有所顧慮。老實說,我對他們能否掌握這樣樂手的角色不敢抱太高的期待,我寄給他們幾首已作出來的音樂,並留了一段不算長的練習時間,然後幾乎是有些強人所難地要求他們在期限內,搖身一變成為架式十足的樂手。沒想到,在音樂製作人秀秀的調教下,他們真的作到了,而且不只是學好吉他,更難得的是他們還各自找到最適合他們的獨特唱腔,自信滿滿地在舞台上發光發熱。

      在片中還有兩個富家小開的角色,在最早的劇本中原本是另一條完整的故事線,只是在修改劇本的過程中,為了讓劇情與主題扣得更緊而將這條故事線逐漸淡化了。這兩個角色在設定上是對立的,性格也迥然不同,弟弟是唸設計的,而哥哥或許是唸土木工程。弟弟像隻造型鮮明的孔雀,眼神中透露出自信與些許輕挑,哥哥卻像隻已有些疲累的水牛,不花俏卻有些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的過度務實。在後來認識飾演弟弟的隆宸翰之後,又依照他個人特質加入了些許陰鬱的個性,以致於在拍攝他最後一場戲的時候,那按耐許久的爆發力突然湧洩而出,讓所有在場的工作人員驚艷不已。而飾演哥哥的溫昇豪則是我一直很欣賞的演員,在片中雖然戲份不多,但有幾個看著弟弟的眼神,彷彿已心力交瘁,卻還要強裝鎮定的脆弱內在,也讓許多觀眾印象深刻。

      在這多線故事裡,還有許多其他次要角色,從黑道到部落居民,從樂手到藝人經紀,也各自嘶喊著他們獨特的聲音表情。這樣眾多的元素,就像我們的電影海報一樣,彷彿展現著台灣這塊土地的一個切面:如雜草般的生命力,如浮世繪般的濃豔色彩,眾聲喧嘩。

創作者介紹

一席之地 2009.10.9上映

aplac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